欢迎来到杭州广诚钟表有限公司官网,杭州专业手表维修中心,服务时间:9:00-18:00
为手表提供消磁、测试防水、清洗钢表带等免费项目,咨询热线:400-181-3981当前位置: 杭州广诚表行 > 手表维修 > 手表资讯 >
特约品牌授权

特约品牌授权

绿色预约通道
绿的预约通道
合作单位
合作伙伴 万表网旗下合作品牌

钟表世界——镂空制表简史

发布:杭州手表维修      2017-11-08

[杭州广诚表行 钟表技术]过去20年来,镂空(Openworked或Skeletonised)腕表经历了从珍罕难寻到屡见不鲜的过程。那么,我们不禁会问,镂空是如何成为现代腕表的关键特征的呢?

江诗丹顿马耳他镂雕陀飞轮腕表

镂空的概念可以追溯至钟表机芯架构的确立。1760年代,法国制表大师Jean-Antoine Lépine萌生了制造纤薄怀表的大胆想法,他所创立的机芯基板和桥板架构一直延续至今,名留青史。Jean-Antoine Lépine的师傅(同时也是岳父)André-Charles Caron意识到,通过更多地揭示机械机制,可以激起顾客对怀表的兴趣,彼时客户是巴黎朝臣。1980至1990年代,当制表行业寻求复兴之路时,情况也是如此。

以前只有很少的腕表经过镂空处理——江诗丹顿的档案中提到一枚1964年的超薄镂空腕表(未经雕刻),及1970年一系列搭载Caliber 1003机芯的腕表。但是总的来说,直到制表品牌从石英危机中走出来,镂空的概念方才发扬光大。约20款不同类型的镂空腕表风靡一时,精益求精的手工工艺和巴洛克风格的宏伟气象,对于一个重新定位为奢侈的行业来说再完美不过。毫无疑问,镂空腕表独具魅力,既是需要通过寸镜细细品味的时计佳作,也是轻摆手腕即可吸引目光的美妙精灵。制表行业拥抱了镂空,一如此前的珐琅、雕刻和镶嵌等其他伟大的装饰技巧。

Arnold & Son,镂空处理从基板开始

和其他学科一样,镂空面临着能工巧匠稀缺的难题。彼时Armin Strom是一名钟表修复师,利用业余时间自由创作。1984年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,Armin Strom展出个人首枚镂空腕表,这也成为他职业生涯的支柱。至1980年代末,他专注于将各种各样的欧米茄超霸腕表镂空处理成正装腕表。2006年,Armin Strom更进一步,创立自有品牌,其核心业务就是镂空。另一位著名大师Jochen Benzinger则一方面为其他品牌腕表提供镂空定制服务,另一方面利用原型旧芯自主创造复杂镂空设计。

前卫品牌

里查德米尔RM035腕表

世纪之交,里查德米尔在APRP(爱彼拥有部分所有权,复杂功能机芯厂)的支持下创立了同名品牌。自Jean-Antoine Lépine以来,里查德米尔率先突破窠臼,几乎完全摒弃基板,设计出以最少的金属将所有零件整合一体的桥板框架,构建镂空机芯的意图不言自明。从零开始创造镂空机芯不仅仅是技术上的突破,也是几十年来钟表设计的最大转变。

一枚里查德米尔机芯正在组装

在描述这种开创性方法的主导思想时,里查德米尔表示:“首先,这种方法的指导思想源自我对赛车和飞机的热情。我深深着迷于引擎盖下的东西,想看清一切如何运作,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决定采用镂空机芯设计。况且,如今几乎每个人都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以技术为导向。”关于他的影响,里查德米尔认为,“也许可以说我驱散了行业对于裸芯的‘恐惧’或拘谨,现在所有人都能自由尝试这种设计。”

Angelus U21腕表

当制表行业意识到,加工技术已经达到可以省去镂空过程中间人的地步,这所学校也就越来越大。如你所料,从Angelus到Manufacture Royale,从Armin Strom到罗杰杜彼,前卫独立制表品牌正是最忠诚的践行者。但这种风潮已经弥散开来,并且愈行愈远。

举例而言,格拉芙那如同巨型宝石线框的琢面设计,雅典表那闪耀在矩形框里的经理人系列。再如路易威登首款日内瓦印记陀飞轮腕表,香奈儿优雅的山茶花腕表,以及拉尔夫·劳伦镂空自动腕表,它已经成为寻求进入高级制表世界的时尚品牌的设计语言。就连不以时尚著称的蕾蒙威,也在2016年推出陀飞轮限量腕表,走上了开放的道路。

机芯的开放,表盘的消失,已经渗透主流运动腕表制造商,这要感谢让-克劳德·比弗。2009年宇舶表推出品牌首款镂空腕表,之前的泰格豪雅和如今的真力时也需要一针兴奋剂,而舍弃表盘就是最直观的。这是泰格豪雅卡莱拉Heuer 01腕表的标志特征,也是真力时El Primero Defy Lab腕表的潜在主题。还不只局限于LVMH集团旗下品牌,当柏莱士希望呈现新的面貌时,BR-01腕表表盘不复存在。

然而,这如何影响那些传统上视镂空为保护区的品牌呢?曾经,镂空需得手工完成,仅限上流名仕;如今,更加实惠的镂空腕表纷纷涌现,前者又会作何应对。

全新风格

爱彼皇家橡树腕表

爱彼皇家橡树腕表镂空机芯

那些更加传统的制表品牌,设计已经根深蒂固,难以突然转向里查德米尔式未来派镂空风格,但也已呈现出一种没那么极端的现代镂空制表风格。一个接一个,制表品牌逐渐放弃雕刻和手工抛光,转而采用黑色和灰色阳极氧化桥板,依靠哑光、粒纹和缎面处理呈现精美润饰效果,譬如爱彼皇家橡树腕表和芝柏Laureato腕表。

卡地亚神秘小时镂空腕表

某些情况下,这种新的镂空风格与现有设计形成了完美融合——最佳范例是卡地亚镂空罗马数字腕表,以及宝格丽和伯爵的超薄镂空时计。如今,很少再有品牌刻意迎合手工雕刻/镂空腕表的传统理念。事实是几乎没有人再以传统方式来做这件事:当机器能够减少90%的消耗时,再坚持手工切削桥板是不符合逻辑的。江诗丹顿和积家都证实,尽管外观仍然保持传统,但技术已经发挥作用。积家的Stephane Belmont透露:“自2008年以来,我们一直埋头实验室,重新设计镂空机芯,力求更加精准可靠。但我们仍然手工制造原型,切削桥板,就像以前那样。”

江诗丹顿,镂空基板再经雕刻润饰

江诗丹顿的档案中或许记载有数量最多的镂空型号,恰是该品牌将镂空技术引入腕表制造,它会评估任何全新机芯的镂空潜力。需要指出的是,即使就高级制表品牌而言,也很少依靠内部人工完成所有雕刻和润饰工作。没错,在江诗丹顿,工匠接手之前,机器已经率先启动这个过程。

唯一的例外似乎是百达翡丽,品牌钟表开发部负责人Philip Barat透露,“我们先在工坊加工整枚基板,然后线切多余的部分。手工润饰步骤主要在工坊进行,有些可能由独立的专业工匠完成。镂空零件的倒角比雕刻花费的时间要长三倍,与相同类型的机芯(如Calibre 240超薄自动上弦机芯)相比,需要另加5个月,所以总共需要14个月的时间。”

百达翡丽、江诗丹顿和格拉苏蒂原创等品牌,都强调对镂空腕表传统外观的承诺,承认精湛手工润饰和新型、工业风时计互不相容。

一枚1928年出产的积家镂空怀表

Stephane Belmont支持,技术的普及效应降低了传统风格镂空腕表的名望,“市面上有很多非常简单的、未经仔细润饰的机芯。公众感到有些困惑,就像陀飞轮一样;它们曾是独特排他的,然而一方面更多价格实惠的产品不断涌现,另一方面润饰水平和可靠性又很差,这使状况变得混淆不清。”

如今,积家仍然每年生产100至200枚镂空腕表。Stephane Belmont欣然承认,始于里查德米尔效应的转变已经“更加阳刚、更加强大,蔚为大观”,但没有丝毫迹象表明积家会跟风效仿。

一如既往,即使技术在幕后进行辅助,制表行业中也总会留有传统的一席之地。但是倘若继续追寻现代腕表的定义,相信镂空润饰、舍弃表盘的元素会越来越多罢。

看完这篇文章,有没有感受到镂空技艺之美?如果你对镂空腕表感兴趣(或有手表维修方面的问题),欢迎莅临杭州广诚表行(杭州江诗丹顿手表维修中心)购买手表。店址:杭州市下城区庆春路118号嘉德广场20楼06室。服务热线:400-181-3981。官方微信:hzgcb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