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杭州广诚钟表有限公司官网,杭州专业手表维修中心,服务时间:9:00-18:00
为手表提供消磁、测试防水、清洗钢表带等免费项目,咨询热线:400-181-3981当前位置: 杭州广诚表行 > 腕表资讯 >
腕表资讯
特约品牌授权

特约品牌授权

绿色预约通道
绿的预约通道
合作单位
合作伙伴 万表网旗下合作品牌

保罗纽曼送给准女婿的“保罗纽曼”,拍卖出史上最贵1.2亿

发布:杭州手表维修      2017-10-31

1.2亿!史上最贵腕表诞生!

北京时间2017年10月27日早上6点,富艺斯“WINNING ICONS”专场拍卖一举打破多项世界纪录——史上最贵不锈钢腕表、史上最贵拍卖腕表、史上最贵劳力士、史上最贵迪通拿等,而记录的缔造者便是保罗纽曼的“Paul Newman”迪通拿,连佣金成交价高达1775万美元,约合人民币1亿1784万!

而在此前,最贵腕表、最贵钢表的记录由去年的百达翡丽的钢壳ref.1518保持,含佣成交价约7600万元。

刚好一年,记录被打破。

同时劳力士也把数个月前自己创造的记录再次刷新。

今年5月,一枚名为“保大帝”的越南末代皇帝劳力士ref.6062,以3500万元人民币的含佣价创下历年来劳力士腕表拍卖的最高价记录。

不过对于劳力士此番刷新纪录,许多业内人士表示并不稀奇。因为在今年6月,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刊登了一则长篇故事,让这枚沉寂了30余年的、真正的PN浮出水面。

尽管这枚腕表并不是劳力士的特别限量款,而是可以随便在店里面买到的普通款式,但能成为新一届标王,背后的故事一定不简单。

1963年,劳力士为赛车手推出新一代的计时腕表Daytona。这枚时计在当时是天马行空的存在:计时盘色彩对比强烈;测速计由表面移至外圈周边,为表面提供更多空间。劳力士以实用为出发点的设计考量,使得计时功能更容易辨读,在当年,这可算是一项挑战。

60年代中期,劳力士Daytona发布了一种不同盘面的款式,称为“exotic dials”。盘面数字是种艺术风格字体,横条末端有个小方块,另外分钟外圈和表盘中央之间有个小小的“进阶”。表盘的另一个特点是第三色(红色),增添了不同韵味。

不过在最初劳力士推出exotic dials的时候,许多人并不买账,传统的迪通拿表面更受劳力士用户的欢迎,而非这种“滑稽“的多色盘面。销量不好,产量自然就不大。

除此之外,当时的劳力士并不是完全垂直生产制造。劳力士的表盘会交由Singer公司制造,而不仅将这种盘面提供给劳力士,还供给其他公司,这就造成了市场十分混乱。

然而,当年一度滞销的exotic dials,到了今天却成为万人追捧的存在。

以6239白面作参考,可以发现,世界上没有任何腕表能比肩它在过去20多年里的价格飙升。

2013 $75,000 (Christie’s,New York,June 11,2013)

2008 $66,000 (Antiquorum,October 17,2008)

2003 $39,434 (Antiquorum,October 11,2003)

1998 $17,296 (Christie’s,London,March 18,1998)

1992 $9,257 (Antiquorum,April 11,1992)

这一切的一切,都归功于一个人——保罗纽曼。

保罗纽曼(Paul Newman),1925年1月26日出生于美国,美国著名演员,得奖无数,把电影界的重要奖项都拿了一遍。1986年以《金钱本色》赢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以及奥斯卡终生成就奖。

除了本行演员之外,他还是一位赛车手。更值得世人尊敬的是他在1982年创立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食品公司“Newman Own”,个人所持股获利金额,通通捐献给慈善机构;至2007年5月为止,捐赠的社会善款多达2亿2千万美金。

而这位好莱坞最性感男星,曾为意大利的一家杂志社拍摄了封面,封面中保罗纽曼佩戴的exotic dials,非常醒目。

随后,擅长炒作的意大利商人,看中了exotic dial的商业价值,低价买进后,想尽办法宣传这种盘面腕表的稀有和珍贵,他们翻阅各种体育、娱乐杂志历史期刊寻找保罗纽曼与这枚腕表的照片,反复提及彼此的故事。

终于随着拍卖市场持续升温,exotic dial成为腕表传奇,也称保罗纽曼面、PN。

由极其冷门到钟表世界最火爆的款式之一,PN这数十年见证了劳力士的崛起,对现代世界、对劳力士古董表的收藏都产生重大影响。

保罗纽曼本人在2008年9月26日美国康涅狄格州西港因癌症去世,终年83岁,而当年佩戴的那枚exotic dials始终是一个谜,不知所踪。

今年6月,一切谜底揭晓。

1978年,13岁的James Cox来到康涅狄格州农村一个赛车场。James在赛车场中发现一个穿着蓝色赛车服的车手,满是汗水,恰好在休息放松。

就在之前,James就听到播音员在欢迎Paul Newman的车队,于是他下意识认为此人就是保罗纽曼,用父亲送给他的相机给纽曼拍了一张近照,纽曼也相当配合。

5年后,James就读于缅因州Bar Harbor的大西洋学院,随后认识了一个叫Nell Potts的女孩,两人坠入爱河,成了一对情侣。

有趣的是,再一次聚餐中,Nell带来一瓶Newman's Own沙拉酱,这就是保罗纽曼公司的产品,利润用于慈善。看到这瓶子时,James说:“我还小的时候见过保罗纽曼真人,十分友好。”

说完,在场所有人都笑了。

万万没有想到,James的女朋友Nell Potts正是保罗纽曼的大女儿,而他还是这群人里面最后知道Nell Potts真实身份的人。

这恋爱谈得也是心大。

1984年夏天,James去保罗纽曼家度假。那天,纽曼正准备调腕表,就问James现在几点了。

“我不知道啊,我没戴表。”James说。

纽曼当时小小惊讶了一下,然后就把自己的腕表摘下来给了James,并且对他说:“给它上链,它会告诉你精准的时间。”

这枚腕表就是今天的标王。

James说,他当时知道劳力士是个很好的牌子,但他不知道这枚腕表居然有这么重要的意义。

这块迪通拿是保罗纽曼的太太60年代末期在Tiffany买的,花了大概300美元,当时他先生的赛车生涯刚开始。对赛车手来说,计时码表的意义十分巨大。

腕表重要性不言而喻,保罗纽曼将其赠予James Cox,这是“岳父”对“女婿”的一种肯定。

然而1987年大学毕业后,James和Nell在加利福尼亚定居,期间并未结婚,1993年分手。

多年来,James几乎每天戴着纽曼送给他的表。直到他在90年代中期参加了一个贸易展,当时有路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Paul Newman Watch!Paul Newman Watch!”

James心想:见鬼了,这人怎么知道他有保罗纽曼的腕表?于是回去做了一些研究。

然后他才知道,这个版本的腕表已被统称为保罗纽曼迪通拿了。在90年代初,一块保罗纽曼迪通拿在拍卖行可以卖到1万美元。

保罗纽曼本人佩戴的劳力士迪通拿型号是Ref.6239,而拥有小方块的exotic dials迪通拿一共有6个型号,广义PN指的是exotic dials盘面版本迪通拿,狭义PN指的是exotic dials盘面版本Ref.6239,更为狭义的就是保罗纽曼本人那枚。

为了保罗纽曼基金会(Nell在2010年建立的,也是在83岁的保罗纽曼因为肺癌去世后的两年)的慈善事业,James最终决定拍卖这块表。

这个工作也被交给了瑞士拍卖家Aurel Bacs(也算是钟表拍卖市场的神话人物了),他保持着迪通拿拍卖的最高纪录。

像Aurel Bacs这样混迹多年的老江湖,一眼便知这枚腕表的价值。他之后也说:“80年代中后期,保罗纽曼就没有再戴这块表了,但大家都不知道表去了哪里。每次和藏家们的聚餐时,话题总会不自觉转到这块表上。”

这枚PN出现的时机十分好,因为当下正是古董迪通拿最火热的时候。

虽然盘面已经有些瑕疵,与普通PN的外观差异不大,很多人依然相信,它会成为史上最贵的一枚劳力士,至于多贵,只是数字的不同罢了。

看完这篇文章,你对这款腕表的感觉是怎么样的?如果你对劳力士手表产生了兴趣(或有手表维修方面的问题),欢迎莅临杭州广诚表行(劳力士手表维修中心)购买手表。店址:杭州市下城区庆春路118号嘉德广场20楼06室。服务热线:400-181-3981。官方微信:hzgcbh